不吃素会死斯基

[目前已不上lof,明年考完重归]高三 中国南荒之地 爱好女色 兴趣爱好广泛 欢迎交友

the ending of the story

很温馨,如果是真的就好了

谟禾:

小说中永远就是在一起故事就结束,为什么就没有人写老了之后的她们!原谅我脑洞大发,ooc慎入,无法接受老年后可能丧失的美感慎入,绝对的he,不是你打我!


开这样脑洞的我一定是有病,写得都快分裂了。之前一直写古风文,结果用语什么的改不过来,有发现奇怪的地方请原谅我【跪


 


 


 


 


“很抱歉,她可能很快就……。”


听了医生略带愧疚的话,黑发女人倒是没有太多情绪变化,仿佛早就预料到了对方想说的话,一直到看着医生离开,不知在思索何事,以至于有人站在身后都没能发现。


“医生说了什么?”直到身后的人开口说话,黑发女人才惊醒过来。


“她说mammy Groves可能……”


沉默在两人间游荡了好一会,老人才缓缓开口:“Caroline,进去看看她吧。怕是等不到你姐姐回来了。”


女人顺从地点点头。转身走进了病房。


病床上躺着一个老人,闭眼平静地躺着,女人走进来的时候似乎感觉到了什么,睁开了眼睛。想说些什么,却只能呜呜地发出一些音节。


女人有些皱眉,不太能明白老人的意思。


“她让你走近点。”


之前房外的老人已经走了进来,缓缓几步走到病床旁坐了下来。轻轻为病床上的人捋开发丝,抬眼瞟了一下旁边仪器上显示越来越微弱的心跳,抿了抿嘴唇,才转头冲女人说道。


病床上的人看着对方坐在自己身边,整个人放松了下来。张了张口,说了些什么,却没发出任何声音。


“Root,I’m here.”


即使Root没说出任何一句话,老人也知道她叫了什么。Sameen,那是自己的名字。


“Root,Caroline回来了。”


 看着一大一小极为相似的脸,Root很想笑,可身体的无力不允许她再做任何举动,只感觉意识越来越模糊。


“Root。”


意识远去前,Root突然看到了许多年前的她们,第一次见面拿着电烫斗逼供着Shaw的自己,第一次组队时Shaw跟在后面如同一只警惕的豹子,却在CIA安全屋那一夜后彻底卸下对自己的防备,当然最后揍的那一拳真是有点让自己有点吃不消,她还记得听到从Shaw嘴里第一次说出care about,更记得又气又急的自己说出的care for。记得自己和她说怀上第一个孩子时Shaw那副别扭又开心的样子。她好像还有很多很多话没有对Shaw说出口,可是并不遗憾。她从不信神邸,可在弥留之际还是感谢上帝给了她完整的一辈子。


“体温,低于正常值。”


“出现点头样呼吸。”


她听到自己耳朵里的上帝这么说。


“医生!”这好像是Caroline的声音。


Sameen ,where is she?


Root没想到听了一辈子Shaw的“where is Root”,在最后之际自己脑海里唯一想到的一句话是这个。


逐渐冰凉的手被紧紧握住,力道越来与紧,似要拉回正在被死神带走的人。


“生命体征已经消失。”


“I’m sorry……”


医生再说的什么,Shaw已经听不到了,她弯下腰将头抵在还紧紧抓着Root的手上,用对方的手抚上自己的脸,想把Root的最后一丝温度留下。


有种很奇怪的感觉席卷了Shaw的心,有点无力,无力得就像那时的她发现自己已经不适合再去随意地突突人那样,又有点轻松,她早就做好的准备去面对死亡,却一直被世界的各种牵扯住,Root的逝去就像一把利刃,断掉了她一切的念想。


“Sameen,如果有一天我要老了,你就在我老之前把我突突突了吧,免得被你看到那么不美丽的我。”某天清晨,Root赖在Shaw的怀里,突然这么说道。


Shaw一皱眉,不由自主地将这个不安分的人抱得更紧:“闭嘴。”


“我可不觉得你活得到老的时候。”


Root在Shaw的怀里倒是笑得开心,她也不觉得自己能活到老的时候,她唯一期待的“善终”也仅仅是在死前能看Shaw最后一眼而已。


一直到打赢了与Samaritan的战争,政府接手了无关号码的任务,一时间他们如同失业一般无措,Shaw才第一次考虑了关于以后的问题。


“既然没事干,那就结婚吧。”Root这么说道。


Shaw扭头:“才不要。”结婚什么的,对于特工Shaw来说简直遥不可及,手指上套上一个指环,从此感觉做什么都受到限制(实际上早就受到了限制的迟钝Shaw根本不可能意识到这点),没准以后吃牛排的时候都要吃沙拉配,这种事她才不要去凑合。


Root看着Shaw别扭的样子,也没再说什么,笑着耸耸肩。


当天晚上Shaw发现好久不见的电击枪重出了江湖,而且电量比往常足了不止一倍。


结婚的事Root却很久没再提起。久到让Shaw都快忘了她和Root还是未婚同居。


然后一直到……


“哇……”产房里一声哭喊响彻天际,Shaw猛地站起身,无视掉满眼笑意抱着孩子向自己走来的护士冲进了病房。


“Sameen.”病床上的人一脸虚弱,看着自己刮进来笑意又布满了脸颊。


“现在你愿意和我结婚了吧?”


“闭嘴,Root!”


Root再醒来时发现自己左手无名指上多了一枚闪亮的戒指,戒指的另一只在某个趴在自己床边睡着的人的手上。Root觉得自己已经快藏不住要笑裂的表情了。


不知不觉,Shaw就开始了和Root的一辈子,一辈子长得一直到了今天。


 


“mom.姐姐回来了。”


“mammy,I’m sorry,the machine一定要我先去取来这个。”


Shaw才抬起头,看到一封信递到了她面前。Shaw抬起头,看到的是那张和Root极为相似的脸。


“Edith,这是什么?”


“The machine wants me to giveyou.”


The machine?Shaw皱起眉,自从无关号码被政府接手后她就很少再得到来自the machine的指示,Root请求Finch一点一点修改了the machine的程序,虚拟交互界面不知不觉地变成了她们的女儿Edith。而the machine似乎也默认了这一点,Shaw不知道从那以后the machine还有没有在Root耳边说话,至少她从Root的行为看不出这一点,Root也从不告诉她,毕竟她们已经没有号码需要操心。


Shaw接过信,看着女儿们跪在了Root身前,Edith的脸上还写满了来迟一步的悲痛。


“Dear Sameen


你一直都在问the machine还有没有再和我交谈,现在我可以告诉你,有。我已经说不出话,更或许在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不在人世。这辈子看过太多生死,现在才知道自己亲身靠近的时候是这种感觉。从住院的那一刻起,我请求the machine把我想说的话都存了下来,我相信Edith会拿给你。


我本来这一生早就不奢求善终了,可上天给我了一个最美满的结局。我很庆幸善于细听的自己找到了你声音的频率,努力地和你共鸣,现在看来我是做到了。还记得我曾经和你说过,在我年老之前将我突突突掉,这样你就看不到我年老色衰的样子了,可日子一天天过去,我却舍不得让你将我突突掉了。无论是和你,还是和女儿在一起,每一天都很短暂,短到我们一不小心就已经白头。


Sameen,我知道有一句话你一直很怕听到,因为你担心承受不住。我这一生做了很多你不喜欢的事,现在将要走完,还是想任性地说出这句话。


Sameen,I love you.”


“混蛋。”读完了信上的内容,Shaw咬紧了牙关。她终于知道这么久以来躺在病床上的root时不时用手指敲击床铺是为了什么,她还以为是对方不舒服产生的生理反应,没想到却是在用生命来和自己说完最后的话。混蛋,知道我不爱听还说什么love。她想再给root一拳,看那个一直笑嘻嘻的人还能不能说出让她心烦意乱的话。


Shaw最后甚至没有意识到自己什么时候已经将脸埋入了掌心,像个孩子样地哭泣。


 


 


 


Root的葬礼被安排得很隆重,而明天过后那个女人就将躺进冰冷的地底。Shaw觉得有些乏力,躺在双人的大床上,随着夜越来越深,她突然像感觉到了什么,猛地睁开眼睛,看到一个褐发女人站在了自己床前。


“Did you miss me?”


“We gonna have so much fun together.”


“Of course.”


 


“Edith,where is mom?”


清晨,本该在床上的Shaw却已经不知了去向。把家里的两人急的团团转。


“她知道如何隐藏自己的踪迹,tm也找不到她。”


眼看就要到root葬礼的时间了,Shaw始终也不见踪影。


“Edith,我去找她,你先去mama R的葬礼。”Caroline说着就要冲出家门。


“Wait。”Edith突然叫住了她,一瞬间停止了一切动作,“She’s gone.”


Caroline瞪大眼睛看着对方:“You mean”


“Right.”


“她们现在在一起。医院的……停尸房。”


Edith没有点明是谁,答案已经显而易见。


就如同两人一步步走来,没有说过太多情话,甚至没有正式的告白,可似乎所有人都知道她们在彼此心里有多重要。




即使从不说出口,你也明白我想给你的整个世界,连带着你不期待的善终。




既然和你在一起经历过那么多的生离,那最后终归的死别就继续让我陪你一起度过。


 


 


 


 


 


 


 


 


 


 


花了两天终于把这有病的脑洞码完了,回头看看还挺……甜?【个鬼啊!】真的是HE有木有!


整个脑洞源自于小曲儿的《忘川》,有兴趣的可以听听。听着古风歌码出欧美同人文的我果然有病。


对不起我烂尾了,对不起我烂开头了,对不起我烂进度了【跪】,自从上了大学表达能力直线下降,已经退化回小学生水平,表示已经哭瞎在厕所暖气片上好几次了。


接下来还会发一些傻白甜的番外,真的傻白甜!这么沉重的话题我再也不写了!如果发不出来说明我懒癌又犯了,得治!



评论
热度(178)
  1. Ri谟禾 转载了此文字
  2. 知足の小草谟禾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