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吃素会死斯基

[目前已不上lof,明年考完重归]高三 中国南荒之地 爱好女色 兴趣爱好广泛 欢迎交友

无责演绎(一元CP)

八耻大爷你究竟经历过什么样的青春期?:

大家好这里是即将奔赴越南的耻耻。

失眠的时候有了一个脑。

写在前面的预警:

我写到一半以及和喵讨论的时候都感觉到了很像一分钟教你人肉搜索这篇文,可以说是借鉴(?)了一些东西,但事实上这和《人肉搜索》不同的是这个并不是一篇推理小说,因为里面完全没有严谨的推理,一切都只是开的合乎情理的脑洞而已,没有任何实锤,所以看过《人肉搜索》的诸位大概能够明白我的意思,没看过的朱军也强烈安利你们去看一下,那是近几年来我认为写的相当可爱的一篇推理短篇,希望不要对大家造成困扰。

此文略长。

——

“不是说好明早见的吗?这么晚过来有事吗?”

“世真的BLOG今早更新了。”

站在门内的M吸了吸鼻子,略带狐疑地看着C小姐,但没有待客的意思。

“……继续更新了?”

“嗯,”门口站着的C小姐紧紧扒住了门边,“我们搞错了某些事。”

这话听起来像是意有所指,她很快补充道,“剧本的结尾或者要重写。”

M小姐迟疑着,终于给对方让了位置。

 

2017年1月13

04:23

这次

真正的再见了

【图片】

 

“这有什么问题吗?我看不出哪里搞错了。”

“最开始也认为世真小姐是彻底放下了,和代表说再见了,但后来发现好像不是这样。”

“这样都不算分手吗?”

“本来也没有在一起吧,哪里能算是分手。”

“我倒是觉得她放下了是好事。”

她们从一年半以前开始无意中关注到这个名叫“世真”的人的部落格,原本只是当一个暗恋故事那样看待,但很快她们就意识到这个暗恋故事的走向变得难以捉摸——但就在她们看完了一部社会与人性的巨著之后,这个故事终于又回到了最初的起点——世真离开了那个被称为代表的人,虽然在她的日志上表露出她仍然难以忘情。

这对编剧搭档从去年秋天有了把世真的故事写成剧本的想法——一个追逐偶像进入到金融领域的女孩最后和作为神一样崇拜的前辈在战场上兵戎相见的故事,混杂着感情、商战和政治,她们花了将近三个月的时间完善了大纲和梗概——一直拖到世真发了最后一条日志。

 

“我不觉得那是分手或者放下,原因出在图片上,”C小姐熟练地开电脑下栏的PS,“看到了吗?”

现在屏幕上出现的就是世真日志最后一篇所附上的图片,那是一张夜晚高速前进时拍下的风景照,所有的光都糊成一片。

“这里,”C指着图片左上角出现的一点深色的弧度,“调整了对比度后,就能把这个和夜色分离出来。”

“这个是……”

“车窗的边框,看出现的弧度和位置基本可以确定是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

“所以呢?”

“这篇文章不是用手机发的,你看,”她把界面调回去,“没有手机标志,是用电脑发的,但这个照片一定是亲自用手机拍的,也就是说,她很重视这篇文章,特意把手机里的照片导进电脑里。”

“为什么确定是亲自用手机拍的?也许是网上的图片。”

“任何人都不会从网上选择这样一张图片当做配图,没有任何调整,像素也很低,这张图片除了表达过她曾经照了一张照片以外没有任何作用,应该是她自己拍的。而且我查了一下照片文件信息,是今晚十二点多照的。”

“任何人都会重视这样的一篇文章吧?毕竟是最后一篇,自己拍了照也没什么问题。”

“但那个角度很有意思,我来的路上自己试了一下,如果我希望拍高速前进路上的照片,我更倾向于把手机贴在车窗玻璃上,这样就不会带到车窗的边框,我自己试着找到了她拍照的那个角度,大约是这样的。”

C试着用手机比量了那个姿势,旁边的M小声叫了出来,“她在自拍?”

“对,打开照相机准备自拍的时候,如果忘了换前置摄像头,经常会出现这样的失误,手滑拍了一张。”

“她为什么要自拍?”

“先解决她为什么要留着这张照片,一般人就算当时不删掉的话,导照片到电脑里的时候也应该删掉,所以这张照片,我大胆地测一下,这是她今晚拍摄的照片中唯一能用的一张,剩下的不能放在网上或者不愿意放在网上,所以这么来看她想要配图的意愿很明显,这和我最初以为的告别意味不符,一个彻底失恋的女人不会有这种意愿,也不会发一张完全没有意义的照片——何况世真从来没有发过照片。”

“所以你认为剩下的都是自拍吗?”

“如果是自拍又有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这张照片是横幅,不是竖幅,但一般自拍的时候都会把手机竖过来。”

她向外挪了一点位置,打开了手机的相机。

“如果我现在用横幅自拍,你会看到什么?”

手机屏幕上出现了C和M两个人的脸。

“她……在和驾驶位上的人自拍。”

“对,所以我们现在可以肯定,她不是在出租车上,应该驾驶上坐的人是个熟悉的人。”

“也有可能是新的对象或者追求者呢?”

“如果是那样的话,配图会配得更严谨一些,对于新开始和结局,这张照片都有点太不够资格了,网上有更多的合适的图片,何况这个BLOG基本上是为代表开的,我觉得世真不像是那种自己跟自己示威的人,她应该不配图才对。”

“那么是代表吗?在和代表自拍?”

“如果是在自拍的话,说明她心情非常好,没有及时删掉这张废了的图片,也说明自拍是更重要的事情。如果这个人是在生活中一直存在的人的话,比如她的朋友玛丽,就不会有这种负担,而且应该找个更好的光线,更好的地方才行,至少说明驾驶座上的人从某种意义上说是新出现在生活中的,无论是全新还是重新,我可以推断,她一定一直很想和这个人拍照。”

“但你也不能说明那是代表,而且配的文字是真正的再见。”

M小姐一边反驳着,一边打开了自己的备忘录写下了“有拍照的意愿”——她认为这是个好梗,但却不一定使用于世真对代表。

“就是配文给了我思路,”C小姐从电脑中找到了一个名为世真部落格记录的文件夹,找到了一张图片,“这个。”

2016年1月2

23:12

要和这里说再见了啊

 

“这个不是那篇消失了的日志吗?”

“对,发表两个月以后突然被删掉了的那篇日志,当时我们还猜测世真有轻生的念头,守了很久的社会新闻,但后来这篇文章删掉了,就恢复更新了。”

“你觉得那个真正的再见是针对这一篇?”

“对,删掉的这一篇说的再见也不是自杀,而是说不再更新了而已,真正的再见就说明是彻底停掉更新。”

“那也可以说是找到了新的幸福,很多人都有这样的仪式感。”

“啊,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单纯的从我的思路出发来讲而已。”

“什么意思?”

“因为这次应该是真的不再更新了,所以忍不住重新读了所有的日志,发现了我们可能搞错了的事情。”

“我们搞错了什么?”

M小姐并不喜欢C这样一直卖关子,但C似乎自己也有些犹豫。

“只是毫无根据的推测而已,你不如先听听我的思路?你看,在1月2号决定不再更新前的那一篇,15年的圣诞节的这一篇日志里,说的是世真从看守所出来,被告知自己是被以为已经因经济和政治罪名锒铛入狱的代表救出来的所以感觉到心灰意冷,认为首尔不适合自己,所以决定逃离这里。”

“好像是这么回事。”

“大概一周之后发了这篇再见,应该是逃出首尔了,不管是出国还是怎样,总之是离开了代表。”

“对。”

“但是再见这一篇两个月后删掉了,又隔了三天发了这篇。”

她从文件夹里找出图片来。

2016年3月3

23:07

露のふる先にのほるや稲の花

 

“这首俳句也有问题吗?”

“我记得很清楚我们当时讨论过,因为世真的日志里写过代表是在日本长大的,所以当时以为,世真是去了日本,然后写了俳句。”

“对,认为是来到代表长大的地方之后有感而发。”

“但是想了想,世真很早以前的日志里有一次说过自己这样没有好学历的人能够得到别人的赏识,实在是很感激代表的信任,那么至少说明世真她基本没太接触过日语,平素接触俳句的可能性也不太大,虽然想了去学习日语的可能,但是两个月应该不至于能读到这么冷僻的俳句,至少不适合作为教材,如果是我的话,我会选更大众化一点的,在我能接触的范围之内,并且也同样很美的俳句。”

“你想说明什么?”

“看到日语就想到日本,从日本想到了代表,当时我们是在这样的联想中导出了世真去了日本,但这个链条其实并不严谨。”

“如果是严谨的思维的话,我们就什么也得不出来。”

“所以试着从普通人的角度推了一下,写日志这件事多半是记录心情,偶尔读到好的书和句子,能够强烈引起共鸣的也应该是自己所熟悉的母语,如果连阅读都吃力的话,感受起来就应该更费劲,把离开代表后安心学习修身养性的可能性也算了进去,但仍然觉得世真直接写出冷僻俳句的可能性也不算大。这句俳句翻译过来是表达了失去的意思,很符合世真和代表之间的感情,如果是机缘巧合下读到了觉得戳中了内心,我想,正常人应该只会产生两种最强烈的感情。”

“后悔自己以前的行为想要改正,或者说认为这句话是一个完美的总结。”

“没错,如果说这是一个完美的总结的话,那么世真她没有必要删掉之前再见那篇微博,因为她心中确定那是一件已经完结的事情。如果说是后悔自己以前的行为想要改正的话,应该是删除再见那篇日志和发表新的日志同时进行,而不是已经决定继续更新了,还要再等三天才等到戳中人心的句子,这不合逻辑。”

“也许间隔是因为现实生活中遇到了什么事情没有写出来呢?也许删除日志那天有了一个点,冲动之下决定删掉那篇再见,但不知道要写什么,三天后正好遇上了一个合适的契机,三天前删日志和三天后更新的机缘是两件事的话也说得通。”

“想到了这一点所以抱着疑问往下看了,发现了之前没太注意的事情。”

C小姐打开接下来的一篇日志截图。

2016年3月24

06:21

第一朵花开在花园里了。

 

“从这一篇开始,基本写的都是这样非常琐碎的小事,当时我们猜测是真的变成了文艺女青年来着,但现在才注意到从这一篇起就变得很奇怪,世真的日志里第一次出现了明确的标点,接下来的每一篇里,标点的使用都非常规范,就算世真以前也用标点,但更加随心所欲一些,而后面的更新中,明显地看出来写日志的人文学造诣比起断更前要有进步。”

“东西都很短……也不能这么武断。”

“一个毫无根据的直觉而已,”C小姐打开网页,搜索了分手后的字样,“这个是印象中的套路,失恋中的人喜欢自责,总是出现诸如‘分开之后明明告诉自己已经不再可能了,但还是犯贱地想你’这样的话,尤其在自己的日志里没必要特别拘束。”

“毕竟时过境迁了,或许性格上也变得沉郁了。”

“所以才说是毫无根据的直觉而已。不过告诉自己不能武断地下结论之后联想到了一件有趣的事情,因为把世真加在我的特别关注里了,所以七月份的时候我记得自己收到了一次世真的上线提醒,恰好那天无聊,所以一直刷新着等她更新新的日志,不过那天她在线了两个小时,但什么也没更新,第二天再看的时候她的登陆记录还是四天前。”

“那个时候不是网站维护吗?我有印象,说了数据会异常了。”

“当时也是这么想的,但上线了之后再选隐身功能还是会计算本次上线不显示,所以除了网站维护时出错,也有可能是在登陆两个小时后选择了隐身。”

“这没道理。”

M小姐敲敲桌子,巧合太多就变得过于戏剧化,她并不喜欢这种剧情的设置。

“接下来只是一个很模糊的思维,可能有点乱,你也可以帮我梳理一下。”

C皱了皱眉头。

“第一件事是你还记不记得那时候因为不想给对方造成困扰,让世真看到我们两个阅读数据,所以我用了个插件,直接订阅内容,不会算到浏览量里面去。”

“后来网站维护那个插件就不好用了,我记得。”

“对,第一次看到的时候非常吃惊,明明有新更新提醒,但在插件上却什么都看不到,点进去发现还确实是有内容的。”

“这也有问题?”

“今天试了一下,别的BLOG页面还是可以用的,但世真更新的那些日志,想要看到的话就必须点进去BLOG网站的页面才行——因为当时那个网站对我来说除了世真的日志也没什么好看的,所以也没想要用别人的页面试试。”

“你的意思是?”

“这绝对不是因为网站维护而造成的错误,我查了一下,这个插件的BUG不是世真那里才有的,似乎是写日志的时候加一行什么代码之类的,网上有非常详细的教程,很早之前就有人用这种方式逼着读者必须点进自己的BLOG页面里从而提高文章的点击量,但是世真的BLOG并不是那种营销账号,发的也都不是太有吸引力的东西,我认为她破解这个插件的目的绝对不是为了提高阅读量。”

“这个我能同意。”

“第二件事呢,是这个BLOG网站为了方便以前那些开博客的明星的粉丝为偶像刷人气,访问数据是全部公开的,虽然每篇文章没有阅读量,但是粉丝和博主都能够看到BLOG的访问人数和每个月的数据曲线,对于粉丝来说,还能看到自己贡献的点击量是多少,所以我看了一下,按照我自己的数据乘以二,把咱们俩的数据刨除之后,还有将近二分之一的访问量。”

“难道说有人像我们一样关注世真的故事?”

“我想没有这个可能,因为从世真开部落格到现在七年多的时间都看了,世真刚刚开始建立这个BLOG时点击量还算不错,大多数都是刚接触到这个的年轻人互相踩空间增加人气,后来BLOG不是没有人再用了吗,数据也就跟着下滑了,即使世真还在更新一些东西,但看到有三年的时间都没人进来过,应该也是这样才非常放心的把这个东西当做了日记本在用。后来遇到代表之后恢复高频更新时,除了我们偶尔贡献一两个点击量也基本上完全没有人看,但数据显示出来上次网站维护之后就多起来了。”

“你的意思是?”

“假定七月份那次不是网站维护的问题,世真上了线,却在两个小时之后选择了隐身,然后从那之后,插件被世真人为地破坏掉了,导致了阅读人数的上升。”

M小姐犹豫道,“你是说世真发现有重要的人可能在看吗?”

“不……虽然是个完全没有实际证据的推测,但我认为在看的是世真。从那条俳句开始,写博客的人就已经不是她了。”

 

“你想说写博客的人是代表吗?”

“从之前那几件事还不能让我联想到这一点,但是幸好我没有删短信的习惯,所以找到了这个,”C努力翻着手机找到了一条短信,“那一次维护的时候给注册的用户发了短信,所以,世真也收到了这一条,决定上线看看——无论出于什么感情,总之她这么干了。”

“但是她发现了有人在继续更新?”

“这就是为什么上线两个小时之后却什么都没有发,她很震惊,在看对方写了什么。”

“这个人有可能是代表?”

“我的假设如果成立,那么假定是个和这个博客毫不相关的人来写,那么世真应该的做法是改密码才对,但世真没有,她选择了隐身,说明她想继续看下去,因为她知道了写东西的人是代表,应该是从蛛丝马迹中推断了出来,一些她们之间才知道的事情里面了解到了那个人的身份,比如,那条俳句,两个人都可以有这样的感叹。”

“如果世真写的代表是真实的,那她肯定难以想象代表居然上了她的号写了这些东西。”

“连作为编剧的你都难以想象的到。”

她们有了极其短暂的眼神接触,但被很快地错开了。

C继续说着,“恨之入骨何尝不算是感情,何况她是逃避的那个,世真一定也很想继续看下去,她曾经喜欢的人到底想要做些什么。”

“但如果真是代表的话,又为什么要这么做呢,做到那个决裂的程度……还要补偿吗?”

“我只是从一些线索推出一个有可能的结果而已,”她摇头,“就算见到了本人,我可能也难以猜测这样的代表的想法。”

“世真应该也猜不透吧,为什么要把自己救出来,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所以才会想要继续观望。”

“我也这么认为,而且从世真日志里写的来看,那位代表身边的作家姐姐应该能够轻松地破译密码,这样来看,后面插件失效的问题也似乎得到了解决。”

“你的意思是说,我是说假如那位是代表的话,她发现了世真上线过?”

“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C小姐盯着屏幕,“是比那个更可怕的事情。”

“我不明白。”

“我想,代表应该一直在等着世真上线。你看俳句那条之后到世真上线之前,更新的频率大概是五到七天一次,”她点了一下文件夹中的按时间排序,“而世真更新的频率差距非常大,有时候两天一次,有时候半个月一次,毫无规律,但看这里,很明显就是按照一个固定的频率更新的,还装作并不是有规律的样子,选择了不同的时间点更新,还故意在天数上也有小的差异。”

她用手指指着2016年三月开始到七月的截图。

“……严谨的圈套。”

“我同意你的看法,因为七月以后,更新的频率就变快了,”她手指下滑,指着七月份开始的截图,“第二天就发了一条新的,距离上一次只差了三天。”

“世真上钩了。”

“对,你看这条还有这条。”

2016年7月21

02:01

突然发现天台长了蛛网。

 

2015年11月2

03:11

代表带我去了天台

虽然很冷但是内心很兴奋

见到底下城市的灯火

头一次有了激动的感觉

是这样的希望

这些有一天能够属于我

 

所以要爬上顶峰才可以

握着代表的手

一起爬上顶峰才可以

 

Fighting!!!!!!!!!!

 

“最初世真写的日志提到过天台,七月的时候以为是故地重游,但如果是代表来写作的话,应该是别有深意。

“不动声色地勾起回忆吗?手法也很高明。”

“但是感觉是能做得出这种事的人,保持那种频率很有耐心地等待上钩,然后再慢慢装作不知道的样子收网。”

“有点可怕……但是可敬。”

“但也不是毫无破绽,我是说如果,如果这个假设是成立的。删掉那条再见显然很不“代表”不是么?我宁愿相信那个是作为人的第一反应,甚至在代表身上还有点可爱。”

“不知为什么这么一说,也觉得是这样,第一反应是拒绝结束,然后才静静坐下来思考怎么挽回。”

“所以我以为我们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我们一直以为的是,世真喜欢代表而代表并不知道,甚至知道了也装作无动于衷,但现在看起来,这并不是个单箭头而已。”
“代表她……喜欢世真?”M笑笑,“我还是以为这只是因为代表没有办法掌握失控的事情,所以只是想把世真抓回来而已。”

“至少在我这个版本的故事里应该是这样,”C敲敲桌子,“我说了这是一种没有实际证据的猜测而已。世真在前面的日志里交代的很清楚,她最讨厌的就是利用真心做文章,如果代表读得懂韩文的话,她就应该知道对付世真绝对不能用的方法就是假装真心。”

 

“可能我只是对代表那个人的人设有生理上的难以信任而已。”

“不仅是你,我认为世真也是这样,所以始终在观望,迟迟没有动作。而且代表那边后面的确是有点坐不住了,不然不会提高更新的频率,还有那个失效的插件。”

“插件吗?”

“不是迫使必须打开网页吗?以前没有想通为什么要这么做来的,后来想起来有一次打开了BLOG的页面,说是要升级某个模块否则页面不可用,只好同意升级了,然后就中了木马。”

“木马?”

“查杀后看了一下清理日志,是那个下载下来的更新里面带的病毒,说是监控到访问了通讯录,还很奇怪为什么只访问通讯录,现在倒是觉得一切都解释的通。”

“通过页面复制木马病毒,然后找到应该已经开始关注的世真对吧?”

“对,我认为是这样的。”

“但那时候看不出来有什么变化,我一直还以为是世真在更新,如果找到了的话……起码会有些让人印象深刻的变化。”

“我现在也认为是失败了,但其实是有变化的。”

“什么变化?”

“七月份开始的更新多半都打了回忆的擦边球,但九月份开始有了很长的空白,不再像以前更新的那么频繁。”

“欲擒故纵,”M小姐直觉如此,“总感觉代表那个人做什么都不是因为客观原因,而是主观的减少了更新。”

“说的东西越来越少,而且时间间隔越来越长,我们当时好像也觉得很奇怪。”

“对,当时猜测过是觉得太无望了,决定放弃了。”

“之后整个十一月都没有更新过,十二月突然发了这个。”

2016年12月01

01:19

我很想你。

“以为是到了穷途末路来着,不再说任何没有意义的感触了。”

“当时记得猜测是见面了,不过没有好结果,才说了这样的话。”

“应该有个但是?”

“但是如果是代表发的就很好玩了,因为七个小时之后,又发了一条。”

2016年12月01

08:00

可我现在不再想你了。

“这个记得很清楚,猜测是喝了酒发的第一条,酒醒之后发了这一条。”

“但如果前一条是代表发的而这一条是世真发的呢?那个可字很值得推敲,但我们被时间差和现在这个字眼迷惑了,以为是酒醒后在后悔来着。如果把这当做是留言板的话,一问一答也说得通,但正是如此,才说明世真她并没有放下,不然她不必开口。”

“那为什么不可能是两条都是代表发的呢?”

“因为底下那一条不是代表说话的风格,就算是感情,我也不觉得代表是个出尔反尔的人,或者是个会去醉酒的人。”

“我倒是希望那是代表,不然我会觉得这个女人太可怕了,知道什么时候该用杀招。”

“你也应该想想,她为什么说出这句话,我觉得猜测的见面是对的,没更新是因为某件事发生了,十一月初的时候见的面,但她们之间应该是崩掉了,所以才一个月都没有更新过,和九十月份的欲擒故纵的空白完全不同,所以代表说出这句话,其实是一个告别。”

“这也过于空想了。”

“我只是说出来一种可能性而已,可以当作虚构的剧本来看,因为记录显示十一月三号的时候上线过,不知道是谁,但是上线了五个小时,没有发东西,我想大概是他们之中某个人在犹豫,是不是应该把这个东西全部删掉,或者想做一次最后的复习。”

“那为什么那句话是告别?”

“如果是我的话,一个月刚好是缓冲期……我是说,正常人都是。”

这句话说完之后两个人有些尴尬,但C继续开口了。

“结合数据来看,除了我贡献的点击量,到十二月一号,整整二十天没有人再点进去,所以世真不再继续抱着别的想法了,也不再需要从这个地方获得安慰了。”

“所以发这条,你觉得她根本没有让世真看到的打算?”

“她发完这条之后,再更新就是五天前的那一条了。”

2016年12月28

02:23

对不起。

“我以为是觉得对自己的真心说了谎而感到抱歉,”M小姐舔了舔嘴唇,“那句不再想你了是假的。”

“我认为是撑不下去了。对这一整段感情抱歉……”她们之间并没有交流过最后一条的意义,“直到我意识到代表在用这个号的可能性。”

“……那是世真最想要的东西。”

“我认为是这样的。”

“依然觉得是以退为进,看到了世真的回复所以决定赌一把。”

“世真并没有那么大的价值不是吗?已经做过了知己和合格的对手,不希望对方被埋没这种念头就算还有也不必担心,世真何去何从都不需要这么执念吧。”

“这只是一种假设。”

“对,这只是一种假设,”C合上电脑,“但是听过这样的话,所以想要相信这种可能性。”

“什么话?”

打断她们的是M的手机,她伸手抓过来,点开了新的短信。

“说明天投资的大老板会来一起参加会议,希望我们能再斟酌一下剧本大纲,面子上做的好看些。”

C点点头,“有信息吗?我上网查一下有没有信息,试试投其所好。”

“说是S画廊姓徐的社长,”M翻着手机,“有什么改动的打算吗?”

“想加双向的感情线进去,比现在一味的师徒情做的更复杂一些,”C小姐指着网页,“这位徐社长好像也是同道中人?昨天八卦记者拍到了,深夜跑车带神秘女友南山兜风,热烈拥抱长达五分钟……可能她会喜欢这种一点。”

“听起来挺花心的,”M皱眉,“未必会对剧本上心。”

“那也得改出来啊。”

“所以今晚,”M小心翼翼地瞟了一眼显示八点三十几的时钟,“估计要很辛苦。”

“那我……就先告辞了,我们电话……”

“将就住下吧。”

两个人一时有些沉默。

 

“不过,你刚才说听过一句话,是什么?”

“那个啊?”

“还是很好奇。”

“那句话说啊,相爱就是——每一句对不起,都能换来一句没关系。”

THE-END

——

写在文后的预警。

日语写的是土方岁三的俳句,意思是朝露时日促 流连宛转伴稻禾 离失只顷刻。

然后,这是一篇被我自己玩坏了的文。

当M=咪咪 C=八耻的时候。

(喵:为什么我们两个像变态一样视奸人家啊???)

建议大家不要看完文后预警重读。

不然会崩。

另,因为出国旅游十天,所以永夜会更的相当缓慢。

请大家不要失去耐心因为据说下面两章也还挺甜的。

评论
热度(300)
  1. 樊fan_h社会你八耻 转载了此文字
    很棒的推理